陆长行

一个沉迷张若昀的马龙粉

© 陆长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zry48】古有关公万人敌,今有玉林万人迷(1)

古有关公万人敌,今有玉林万人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张若昀水仙乱炖
*内含风腚、轩明、咸糖(伪all腚)
*预警!!!!!都是欧欧西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1 腚家大门常打开,开放怀抱等你

  月亮悄然爬到穹庐正上方,星子三两成群互相偎依说着悄悄话。春日晚风吹得茅屋顶簌簌作响,赵玉林枕着对绿油油的苞米地的无限期望睡得正香。

  唐山隐约借着月色看见了最近处的茅屋,费力推着沉重身子前行,面对脆弱木门狠命拍打几下,就倒在了赵玉林家门口。赵玉林的好梦破了,骂骂咧咧走去开门,却见一个男人倒在他家门口。

  “唉呀妈呀,啥玩意儿?”

  赵玉林俯身探探唐山海鼻息,却感受到一片虚无,心中顿时一惊,困意消散大半,冷汗直冒。他左右张望,没有人,索性就把唐山海拖进了家里。

  把人放在炕上后,赵玉林犯起了愁,这么个不知死活的人咋处置啊?他发了一会儿呆,起身去灶台边用饭碗盛了一碗水试图灌进唐山海的嘴里。事实上,这碗水把唐山海呛醒了,他咳嗽两下睁开了双眼。

  “这是...?”

  “俺家。你倒在俺家门口了,俺就把你拖进来了。”赵玉林偷偷打量着唐山海,见他胸膛不自然的起伏两下才放下心来,“俺看你面生啊,不是俺们村的吧?”

  唐山海没接话,“那您可不可以让我在此借宿一夜?”

  赵玉林心中全是警惕,没肯轻易答应他的请求。唐山海这么多年逢场作戏,早就学察言观色了,他立即从怀中掏出怀表递了过去:“算是唐某谢礼。”

  赵玉林哪儿见过这新奇玩意儿,庄稼人一年四季看太阳作息。他翻来覆去地观察滴答作响的怀表,犹豫着同意了唐山海的请求。唐山海得了应允,仰面倒在床上阖眼睡了。赵玉林见他毫无防备,也放下了戒心,随人一起躺下和衣睡了。

  与此同时。

  “喂?我是秦明。”

  “老秦,龙番附近的元茂屯发生了一起命案,你赶紧来一趟。”

  秦明放下电话,匆忙起身换好衣服奔往警局。腕上手表提醒他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,但是他双眼似乎炯炯有神,未见半分倦意。

  到了警局与林涛回合,他意外地没有与他们一起出警,而是自己去元茂屯。市内同时也接到了报警电话,需要林涛,人手不够,他只能自己先去元茂屯验尸。秦明坐在车上,城郊波折的路不好走,他在颠簸中也闭眼小憩。

  城市的另一边。

  “尚轩,算爸爸妈妈求你了,不要再作践自己了,好吗?”

  “什么?我这是作践自己?我现在的情况,除了能在酒吧打工,我还能做什么?”裴尚轩挣开母亲拉扯自己的手,似乎没好气的一边回头看着酒吧里的灯红酒绿。

  “大不了妈养你一辈子,回家吧。”

  裴尚轩看着母亲鬓角白发,颓然冰封的心一角也破裂了,流淌出一股温热,鼻子一酸闭上眼睛压抑眼泪:“我不想依靠你们,我就不信坐过牢的人就不能干出一番事情了。”

  裴母见儿子态度好转,连忙开口:“妈相信你,妈相信你。”

  裴尚轩一句“你这话是哄小孩的吧?”硬生生憋在喉咙里,他不想再去伤害这个爱他至深的女人了。裴母的下一句立马接了上来。

  “我知道你心情很不好,所以想让你下乡散散心。这是妈的一个远方亲戚,叫赵玉林,你去找他,行吗?”

  裴尚轩想拒绝,但母亲眼底的哀求如利剑戳心。他紧抿双唇,点头同意了,见母亲有了欣喜之色,开口劝到:“妈,不早了,早回家休息吧。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  “好,好。”裴母露出欣慰笑容。

  一夜,四人怀着心事各自入眠。

评论
热度 ( 5 )